我还要吃你的奶_男生为什么会硬

时间:2019-08-13 16:15:47编辑:博弈

丝毫没有作为一缕元神的觉悟。自从没了肉身,他已经昼夜不停的这么飞了半个月。从昆仑到东海碧霞宫万里迢迢,不快点的话,还没赶到就要魂飞魄散了。


“不行了,没希望了。”他忽然停下,看着自己已经稀薄到半透明的身体直摇头。灵气一直在消散,根本支撑不到他走到目的地。


难道今天要毙命于此?


忽然他双眼一亮,前面不远处的卢云公司,居然是个灵气丰富的五行眼宝地!啊哈,天不绝我么?去那里休养休养吧。想到这里,他缓缓的飘了过去。


一辆无牌的银灰色逍客驶来,静静的停在卢云公司门口,里面传出一个浑厚的嗓音:“放下去吧,麻利点,今晚还有三个妞等着我呢。”


车上下来两个头上罩着黑丝袜的男人。他们打开后备箱,拖出一具死尸。瞧那死者的服饰,像个保安。韦辰静静的看着,甚至忘了吸收灵气。


两人将死尸四仰八叉地摆放在卢云公司门前,甚至细心的扳了一下头,让他失焦的双眼瞪着大门。然后嚣张的对着监控探头比划一下,重新上车。油门一轰,汽车发动驶去。


韦辰凑过去,一眼就断定此人已经脑死亡。多半是被活活吓死的,因为身体还完好无损。唔,太不出息了,吓也能吓死。瞧,哥差点就要神形俱灭了,眉头都不皱一下......


那辆逍客向前一冲,却没有直走。而是猛然挂了倒档,一个大角度的转身,沿着原路回去了。


砰!


韦辰被逍客的后玻璃狠狠的撞上,炮弹似的射进了那名死者的泥丸宫......


元神就是高级别的灵魂,能穿透绝大多数物体。但玻璃能集结日月精华,是少有的可以阻挡灵魂穿过的人工材料之一。韦辰中奖了!


逍客刚走没多长时间,何雅苏就打着哈欠走了过来。她很漂亮,小蛮腰盈盈一握,虽着工装但却不减妖娆。再配着高耸的双峰和饱满圆翘的臀儿,更是让她看起来像是高超的工匠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一般精致。一双眼睛灵性十足,每次眨动,长长的睫毛都会随之颤抖。樱桃小口上涂着淡淡的唇彩,泛着晶莹光泽。


何雅苏边走边自嘲的笑着,最近真是累糊涂了么?居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,害的自己半夜还要赶回公司。唔,要不自己也像老爸和那些部门经理一样,配上个助理?


咦?怎么有个保安躺在门前?大半夜的不好好值班,居然躺地上搞怪!她愤怒的走过去,刚想把对方叫醒,忽然发现不对劲!这人...这人怎么死了?


“啊——”何雅苏惊呼一声,扭头就跑,连坤包都丢在了地上。撞鬼了!救命啊!


韦辰猛然睁开眼睛,是被坤包砸醒的!


他苦笑一声,没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式活了下来。头是六阳魁首,这人脑死亡,自己的元神却接了班。他的适应能力极强,进入之后就先仔细检查了一番修为和身体。


第二章


修为没了!韦辰苦笑,虽说自己知道一定会境界崩溃,但一撸到底,也未免太那个了吧,这样一来自己压根就不可能进入碧霞宫。


看来只好先用这副凡人之躯凑活着了,好在自己修为虽退,但经验还在。不管怎么说,还活着就该偷笑了......


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也被他读取,他叫叶锋,在卢云集团干个小保安,一生经历只能用平淡无奇来形容。既然用了人家的身体,那就改名吧。从现在开始,自己的名字叫叶锋,再不是韦辰!


嘿,这么大了还是个雏儿,连女人手都没碰过。有没有搞错啊?这可是花花红尘世界!哥在修真界都比你强,偷看那个谁洗澡的时候......


在公司里也是个窝囊废,受气包,呸,你都对不起自己的名字!哥当年越级挑战,浴血除魔的时候......


从前天开始,他的记忆就残缺不全。韦辰,哦不,叶锋费了好大劲儿,才勉强知道他是在保安队长的哄骗下去了什么地方,反正挺神秘的。那是前天晚上的事情,到这里,叶锋再也无法往下查看。


这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吓死他的那件事太过恐怖,导致他三魂七魄离体前就崩裂了。要么,就是有高人抹除了他的记忆!不管是什么原因,反正都很麻烦。


这事儿得弄明白,要不然以后自己安生不了。还有刚才抛尸的那辆车,一定与此有莫大的关系。


咦?手边有个硬物。叶锋将它捡起来,这是一个坤包。包带上挂着一个工牌,那上面印着简单的一行字:“何雅苏,总监,NO.002”


唔,看来跑掉的那女人就是何雅苏啊,这工牌是她慌乱中丢掉的。这具身体的记忆告诉他,何雅苏是卢云集团总监。但实际上,她可是老板何卢云的宝贝闺女,这几年一直在帮着父亲打理公司,能干得很。


叶锋决定追上她。何雅苏要是满大街的嚷嚷自己死了,终归是个麻烦。唔,哥的飞剑没带,只好用缩地成寸了。


“缩地成寸赴千里,翻山越岭履平地。”叶锋一边结出手印,一边嘴里轻轻念诵。可等了一会儿,身体毫无反应。他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遭瘟的,居然忘了自己现在的状态。”


叶锋撒开脚丫子狂奔!


何雅苏的高跟鞋跑丢了,已经吓到说不出话来。她的心脏砰砰乱跳,似乎要从嘴巴里蹦出来一样。不管在工作上多么优秀,她始终是个小姑娘。乍见死尸,没晕死过去已经很不错了。


报警,报警!可我的坤包哪去了!


公司后门的停车场是目的地,因为自己的君威就停在那里。快点上车,快点离开这可怕的地方!


“你跑什么?等一等。”后面一个男人在呼喊。


何雅苏激动的难以自持,终于有人发现自己了!她急忙转过头去,然后就看到那个死去的保安正在向自己飞奔而来!


诈尸了,冤魂索命!何雅苏脑子里飘过这个念头,当即双眼一翻,直挺挺的晕倒在地。


“嗳?咋还跑晕了呢?”叶锋呼哧带喘的奔过来,搔着脑袋,一脸的茫然。唔,侠肝义胆是我辈之风,这必须得抢救啊。掐人中不管用的话,只能来个人工呼吸。


第三章


他趴下身去,露胳膊挽袖子就要下手。何雅苏大汗淋漓,淡淡的体香冲入叶锋的鼻子,让他心尖猛然一跳!


真漂亮啊,这么水灵,算了,别唐突佳人了,直接上人工呼吸比较好......


何雅苏因心情激荡晕过去,脑袋在地面上一碰已然醒了七八分。忽觉一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,不由得悠悠醒转。双眼刚刚睁开,就看到叶锋那张脸。


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力气,她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,没命的逃。叶锋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触手柔弱无骨:“你跑什么?我长得像个鬼啊?”


他本来是说个笑话,没想到真刺激到了对方。雅苏一边呼喊一边挣脱,叶锋就是死拉着不放:“听我说好不好?我不是死鬼,是个帅哥。嗯...让美女开心的合不拢腿的帅哥......”


叭的一声轻响,拉扯中何雅苏白衬衣上崩下一粒扣子。女式衬衣本就是大开领,这再去掉一个扣子,顿时风光外泄。


叶锋一呆,目光就这么被拽住了。


他的手一松,何雅苏终于得脱樊笼。她正在死命挣扎,哪想到对方突然松手?一个措手不及,脚下趔趄。嗤啦一声,一步裙裂开了半拃长的一道口子。她愣愣的趴在地上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脸上写足了绝望。


唔,她总算是安静下来,肯定听我解释了。叶锋长出一口气:“跑什么啊?我没死,刚才...刚才在那儿躺着玩呢。”


何雅苏惊疑不定的看着他。


“如假包换,有血有肉的大活人一个!卢云公司保安叶锋!”叶锋把自己的手伸过去,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。


何雅苏猛然拉过他的手,狠狠的咬了上去,似乎要把心中的惊惧和委屈全发泄出来。


她这张樱桃小口,全公司的男人都想用手碰一碰。叶锋得偿所愿,却疼得直咧嘴,压根也没什么软玉温香之类的感觉。他猛然把手抽出来,刚要发飙,忽然瞥见对方那被吓得苍白的脸,终于作罢:“好啦,咱们两清。”


他伸手把何雅苏扶起来,还没站稳。不远处拐过一辆香槟金的翼虎,笔直的远光射过来,将二人照的纤毫毕现。然后一个加速来到他们身前急刹,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来。


他一个大光头,壮的像头牛,脖子上小指粗细的金链熠熠生辉。他袒露着胸膛,挥舞着手机,说话声音像打雷:“雅苏,我给你打电话,你怎么不——”


一句话没说完,他脸色忽然微微一变,然后冷眼盯着叶锋:“这小子是谁?你们在干嘛?”


此时叶锋和何雅苏的样子有些暧昧,两人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。叶锋一手提溜着坤包,一手扶着何雅苏的肩膀。而何雅苏衣衫不整,连鞋都丢了,身上还沾着不少的尘土。


“你们俩玩的挺嗨啊。”他死死的盯着叶锋,像一头要择人而噬的野兽。


第四章


叶锋双眼一亮,眼前这家伙的发晶手链吸引了他,这玩意儿内含的针状阳起石,能帮自己拓宽经脉。想个什么法儿弄到手呢?


何雅苏把叶锋的手甩开,脸上一红,但声音却软中带硬:“金志远,你来干什么!我六点下班,你六点堵我。九点下班,九点堵我。现在是半夜,你怎么还堵我?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?”


金志远脸上闪过一抹讥笑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何雅苏的酥胸,目光像刀子,似乎要把她的衣服剖开:“如果早知道你这么开放,我他妈早就上手了!”


“请你说话注意一点!”何雅苏赶紧整理自己的衬衣,想要走开。


“保安玩得,我玩不得?”金志远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:“连这种看门狗你都要,饥不择食么?还特么跟我装纯洁!我就跟个傻子似的,还颠颠儿的跟你献殷勤,我呸!”


何雅苏脸色一变,气的浑身颤抖,说不出话来。她哪里听过这种粗话,不由得又气又急,又羞又恼。


“看门狗骂谁?”叶锋笑嘻嘻的插了一句,心中杀机陡升。


“看门狗骂你!”金志远说完就发觉自己上当了,他朝着叶锋呸了一声:“别以为自己吃拖鞋饭有多了不起,小子,你信不信我弄死你?”


叶锋刚要接口,何雅苏忍着屈辱摇摇头:“天要亮了,回去上班吧,不用理他。”


“嗬,知道心疼姘头?你以为这次还走得了?”金志远越发肆无忌惮。他存心要找茬,绝不会这么容易放走他们俩。一想到自己对何雅苏看走了眼,他就恨得牙痒痒。


何雅苏迈步刚走,叶锋一把拉住她,笑嘻嘻的道:“这孙子心里有块火毒,咱得给他拔出来。”


金志远大怒,将手机揣回裤兜,一拳打向叶锋。


他刚一出手,叶锋就看出来至少七八个破绽。但那又怎样?自己这副身体比人家更渣。现在唯一能依靠的,就是经验和智慧啊。


“妈呀,杀人了。”叶锋扯着嗓子大喊,滴溜溜绕到了他身后。顺势一推,金志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。他回身一拳打了个空,叶锋早就退了开去。


金志远怒火攻心,追着他打。叶锋退到翼虎旁边,对方的拳头向他小腹招呼。他顺势轻轻一带,砰地一声,金志远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翼虎的前盖上。还别说,这车钣金真不赖,前盖只是微微凹陷一个小坑。金志远的拳头可受不了了,当即皮开肉绽,鲜血涔涔。


“混蛋!”他心疼的吼了一声,这车是这个月刚提的。2013款2.0排量四驱运动型,自己到手还没捂热乎,钣金就破了相。是可忍孰不可忍!


雅苏扑哧一笑,随即生生憋住。这一声笑不打紧,严重刺激了金志远的神经。他双眼通红的又朝着叶锋杀过去,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。


叶锋一个骨碌翻上车身,双手一撑爬到了车顶。蛤蟆似的一蹦,重重的砸了一下:“我好怕啊,你上来弄死我吧。”


“你给我下来!”金志远这回是真肉疼了,尤其是对方那一蹦,似乎砸到了自己的心尖上。


“你上来。”叶锋涎着脸挑衅。


金志远怒骂一声,打开车门发动了汽车。只要脚下油门一轰,这小子非摔下来不可。到时候最少也要碾断他两条腿!


他可没看见,就在自己打开车门进入的那一刻,叶锋也跟着钻了进去。这里才是叶锋的战场,车内诸多障碍,黑咕隆咚,这狗熊一样的家伙根本舒展不开,在自己眼里就像一头四蹄攒捆的肥猪,岂不是?等着挨宰?


何雅苏惊讶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钻进了车厢,然后车门闭合,汽车发动。她的心顿时揪了起来。只见车身不住摇晃,间或传出沉闷的吼声,砰砰的击打声。车身摇晃的更加厉害了,闷吼也变成了惨叫。

>>>本文《花都美女军团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
免责声明:本站 茂鑫网 http://www.tcmaoxin.cc/bencandy-52-146442-1.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相关阅读
精彩图文
热点排行
Copyright 2014-2017 http://www.tcmaoxin.cc 茂鑫网(鲁ICP备05550453号)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-mail:tempoboyi@vip.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