馒头型b适合的男生尺寸|疯狂农民工

时间:2019-08-14 09:14:03编辑:博弈

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东西,咱们就喝两杯,就算是你陪我喝酒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红着脸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这女孩子的心思,他确实有点弄不懂,听这口气,蔡丽的心情并不是很好。夏建看了看笑得有点勉强的蔡丽,小声的问道:“怎么了蔡丽?有什么烦心事,说说,或许我能帮到你”在美女面前,夏建鼓起勇气自信了一把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就你?还是快喝酒吧!“蔡丽用她**的眼神,在夏建身上飘了一眼,然后举起酒瓶,自顾自的喝了起来。蔡丽的反问,让夏建心里不由得一哆嗦,原来自己在人家心目中竟是如此不值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夏建,一言不发的举起了酒瓶,他学着蔡丽的样子,拼着命,用了两口气,吹完了整整一瓶啤酒。看来只要自己肯拼命,别人能做到的,他也可以。喝第二瓶时,夏建也是一口气喝完的。蔡丽是心里有事拼命的喝,而夏建则是赌气,不一会儿时间,茶几上摆了整整十二个啤酒瓶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啤酒不醉人是假的,反正夏建是觉得自己有点飘的感觉。坐在他身边的蔡丽,已是粉脸通红,身子由原来的坐,已经变成了躺。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,慢慢的,在酒精的作用下,夏建竟然睡了过去,他梦到,自己睡到了蔡丽的床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忽然,一声酒瓶摔在地上发出的破碎声,把夏建从美梦里拉了回来,他勉强的睁开眼睛一看,天哪!蔡丽不知什么时候,已躺在了地上,她胸前的衣扣,不知是热,还是喝多了难受的原因,已经全数解了开来,胸前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。如此香艳的场面,让夏建几乎不能自控,他差一点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抱我啊!快抱紧我啊!“蔡丽闭着眼睛,忽然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这是在叫我吗?热血在夏建的体内迅速的流转了起来,这么好的机会,是男人就不应该错过。夏建俯下身子,一伸手,从蔡丽的腰部把她抱了起来,蔡丽身体的柔软,让酒后的夏建变得如同一只久未食肉的饿狼。他的嘴,轻轻的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忽然,蔡丽猛的一下睁开了双眼,她右手一扬,只听啪的一声,一个巴掌便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夏建的脸上,火辣辣的疼痛,让夏建顿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混蛋!你也配吃我的豆腐“蔡丽怒骂着,一把推开了夏建,摇晃着站了起来,然后理也不理夏建的倒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仅有的一点自信,被蔡丽打了个粉碎。他感到了不公平,感到了屈辱。哪个伟哥,不就比他更流氓,不就会打架,不就有几个小弟吗?这一切,他夏建也能办到。蔡丽,你就等着吧!总有一天,你会乖乖的躺在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受到极大刺激的夏建,抓起自己的书包,跑出了蔡丽家的小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天已经微微发亮,整个武装部家属大院,已是生机勃勃,一片热闹的景象。夏建刚一出大院,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:“夏建!等等我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无可奈何的停止了脚部,回头一看,见同班的好友陈宁正朝他跑来。夏建心里一惊,这小子好像对他说过,他家也是住在武装部大院的,难道……夏建不敢再往下想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你变了夏建,不是我以前认识的你了,现在高三课程这么紧,你怎么能和蔡丽这种人混在一起,昨晚,你是不是在她家过夜了?“陈宁一追上来,就开口质问起了夏建。高中快三年了,夏建和陈宁关系最为要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看了一眼极为不高兴的陈宁,笑着说:“蔡丽怎么了?我觉得她很好,既漂亮又大方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好个屁!你知道她多少?我们在一个家属院,她的名声坏极了。高一时就和哪个吕猴子搞到一起,这不,又和比她大十多岁的高伟在一起鬼混。这种女孩,你和她在一起干什么?更何况我们是学生,当务之急是明年考上大学“陈宁的情绪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大学,在夏建心目中早都放弃了。他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上大学有什么好,你看社会上混的哪些个人,他们的女朋友个个漂亮,而且还大把大把的化钱,生活的无比舒服……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你他妈的真是个混蛋,算我瞎了眼“陈宁打断了夏建的话,狠狠的骂了一句,快步朝前走去,把夏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看着好朋友为他生气,夏建无可救药的摇了摇头,他上不了大学,也不想去上,他要做一个能被城里女孩瞧得起的男人就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清晨,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,夏建走的很慢,再转一个弯,就到市七中了。忽然间,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个人,站在中间的便是昨夜带他去跳舞的伟哥高伟,夏建心里不由得一惊,但他仍装做十分镇定的样子,在这三个人的面前站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伟哥,有什么事吗?“夏建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高伟猛的上前一步,一把抓住夏建的衣领,把他抵到砖墙上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他妈的以后给我离蔡丽远点儿,就凭你这衰样,还想泡他“高伟说着,另一只手一抡,一拳正打在夏建的额头。当过兵的人就是力量大,这一拳差点把夏建给打晕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跟在高伟身后的两个人,扑了上来,对夏建一阵拳脚,来不及还手的夏建,被这三个人打着倒在了地上。疼痛加屈辱,再次袭上了心头,看着高伟他们远去的背影,夏建又一次狠下决心,等将来有一天,他必将高伟这个混蛋流氓踩踏在脚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,腋下夹着两本书,他快步走到夏建的身边,把倒在地上的夏建扶了起来。夏建揉了揉被踢的发痛的屁股,咬着牙,对扶他的小伙子说:“谢谢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夏建,你小子行啊!一个假期,就弄得整个西坪村鸡犬不宁。祸害人家小寡妇,踢死了我家的门神,还打破了我弟的脑袋。现在又到学校乱泡女孩,这高伟的女人你也敢动,我看你是老寿星上吊,嫌命长了吧!“这谁啊!夏建吃惊的一抬头,扶他的不是别人,正是西坪村村长的二儿子王有道。感情高伟刚才所说的话,全被他听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这个王有道,比夏建大一岁,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上小学,一直到上高中,两个人都是在一所学校,不过王有道学习好,总比夏建高一级。去年高考落榜,今年补习,在高三一班理科班,人家为了学习,整个假期都没有回西坪村,不过西坪村所发生的一切,他还是了如指掌,这点让夏建确实佩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,今天这么丢人的一幕,竟然会被他看到。从小到大,王有道和夏建无论是在村里,还是学校,两个人一直都在暗中较量,这次夏建打破他弟头的事,可能更进一步的激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告诉你!蹦的越高,摔的越展,咱们之间的事,才刚刚开始“王有道甩了一下他四六分开的头发,挑畔的看了夏建一眼,夹着书本走了。那神情,比打夏建两个耳光,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一拐一瘸的走进教室,正想往位子上坐时,他惊呆了,原来他的位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。

 坐在夏建位子上的不是别人,正是昨晚带人打他的吕猴子,他怎么会这么早就坐在教室里,而且坐的还是他的位子。死猪不怕开水烫,事情到了这一步,夏建反而不怕了,不就打架吗?如果拼了命,我也不会比任何人差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一想到此,冷声问道:“你坐在我的位子上干什么?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我的女朋友你也敢泡,我坐一下你的位子怎么了?你如果有种,就不要依靠女人,咱们凭自己的实力,打上一架,如果你真的能赢我,蔡丽就归你了“吕猴子的声音压的很低,但夏建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昨晚被蔡丽伤心,今天早上又被高伟带人伤身,现在又被这个小混蛋当着班里同学的面来威胁,夏建心中的怒火再也按奈不住了,他狠狠的说:“好呀!时间,地点你来定,谁不来就是孙子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吕猴子有点不敢相信似的站了起来,他把夏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,带着蔑视的口吻说:“明天晚上八点半,食品厂门口,有种就不要叫伟哥来“吕猴子说完,扬长而去。哪些个早读的同学,回头看了一眼有点狼狈的夏建,那眼神,真让人难受。讥讽,嘲笑,又带有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上午的几节课,夏建听的稀里糊涂,一是他心里想着明晚和人家打架的事,二是蔡丽没有来上课,他多少还是有点担心她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中午在食堂吃饭时,陈宁走了过来,他往夏建的面前一坐,压低声音说:“别理吕猴子的挑畔,你只管读你的书,只要你不出校门,他拿你也没有办法。还有就是尽快和蔡丽断绝关系,她会害了你“陈宁说完,瞪了一眼夏建,拿着碗筷走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下午快上课时,蔡丽来了,她依然穿的非常性感,完全没有学生的样。她好像心情非常不错,一坐下便轻声问夏建道:“你昨晚什么时候走的?一个招呼也不打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怕其他同学听到,所以只是微微笑了一下。蔡丽看了一眼夏建,忽然失声问道:“你的脸怎么了?是谁打的?告诉我,我找伟哥收拾他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没有,早晨打蓝球时不小心撞的。你不生他的气了“夏建仍不甘心的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蔡丽微笑着抬起了头,带着一脸得意的神色说:“刚才他找过我“夏建一听,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,他觉得一点希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下晚自习时,陈宁又跑了过来,他轻声的说:“回去时注意点,别又遭人暗算,看你的熊猫眼,多丢人“这回夏建有点相信了,上次如果听他的话,他也不会被吕猴子包了饺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看着教室里走的没有一个人了,夏建犹豫了一下,从书包里掏出了所有的书,把门后面放拖把的一块砖头装进了书包,他该有所准备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等夏建走出校门时,马路上几乎没有了一个人,他拖着有点疼痛的伤腿,慢慢的走着,忽然,吕猴子如鬼魅一样,带着两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有意识的把肩上的书包提在了手里,他冷声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不是说好了明天晚上在食品厂门口吗?“

    

     “哼!对于你这样的人,用不着再客气。蔡丽现在都不理我,这归功与你的功劳,你说我能不好好谢谢你吗?“吕猴子说着,从腰里抽出一截木棒,猛的朝夏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去你奶奶的,你还真以为老子是一只绵羊。夏建心中的怒火迸发了出来,他身子一闪,躲过了吕猴子打来的木棒,手里的书包,朝着吕猴子头上一扫。只听一声惨叫,吕猴子应声而倒,两手紧紧的抱住了头部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借着昏暗的灯光,夏建看到了从吕猴子手缝里流出的鲜血。他故做镇定的看了一眼,然后转身便走。吕猴子的两个跟班,没想到夏建出手会这么狠,两个人一时有点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几个下晚自习的学生,悄悄的朝夏建竖了一下大拇指,夏建心里可得劲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一夜没有睡好的夏建,等他来到学校时,人家

早自习课都已经下了。在他经过教室的通道时,几个聊天的男同学,一看见夏建,便齐刷刷的伸出了大拇指,大家异口同声的喊道:“板砖哥,你真牛“


     等他走进教室时,同学们看的眼光,都比平时有点不一样。夏建顿时有一种英雄归来的快感,他把装着板砖的书包,放进了抽屉,然后装做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本想让蔡丽也知道一下他昨晚的壮举,可是她的坐位上,依旧空着,他心里难免有点空落落的。就在这时,教室门忽然被推了开来,校主任带着校警走了进来,夏建的心,咚咚直跳,他感觉自己有可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校主任往讲台上一站,厉声说道:“同学们!大家现在都是高三级的学生了,主要任务就是明年的高考。但是学校最近发现,你们文科班常有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出入,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你们都不能和人家动手,谁要是给我逞英雄,哪就请你自动回家“校主任说完,两只眼睛在教室里扫了一圈,带着校警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夏建还真有点吓坏了,他原以为是昨晚的事,吕猴子家人告诉学校了,看来是自己虚惊一场,不过校主任的讲话,并非空穴来风,学校可能知道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语文课老师给大家发了些试卷,然后让大家先做,他自己竟然开溜了。夏建正在埋头做试卷时

>>>本文《疯狂农民工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
免责声明:本站 茂鑫网 http://www.tcmaoxin.cc/bencandy-52-146545-1.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相关阅读
精彩图文
热点排行
Copyright 2014-2017 http://www.tcmaoxin.cc 茂鑫网()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-mail:tempoboyi@vip.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