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儿给我我忍不住了需要你|被两个男人绑着玩

时间:2019-09-11 09:45:50编辑:博弈

回老家当晚,我一下车就见陆思齐他妈在门口烧纸,火盆边摆着两碗白饭上还插着香,嘴里念念有词,我隐约还听到她叫“思齐回来吧,回来吧。云清,回来吧……”,听上去好像我家乡那边招魂,可陆思齐却说这是风俗,但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招魂般念着,还是很不是滋味。


可一进门,又见我和陆思齐的结婚照摆在堂屋正中的神龛上不说,前面的桌上还摆着鸡鱼肉三牲,两碗插香白饭两碗酒,和一个冒着香烟的香炉,以及我和陆思齐刚领的结婚证也被摊开摆在上面,远远看去就好像我和陆思齐都死了,在祭奠我们。


我心里隐隐不舒服,陆思齐他妈却招呼着我们吃饭,可当饭端上桌时,我却发现饭上有三个孔洞,还落了香灰,明显就是刚才那两碗插香饭,连菜都是刚才供桌上的那三牲。


插香饭、带血肉都是给鬼吃的,陆思齐他妈却说不要浪费,并且瞪着双眼看着我和陆思齐吃。


我听得硬着头发扒拉了一口,那饭半生不熟还夹着生米,吃到嘴里根本噎不下去,可陆思齐却吃得很香。


祭的三牲都只是在锅里打个滚就捞出来的,他嚼得鲜血四溅,津津有味,我光是看都头发发麻,他却连菜带饭都吃完了。


那饭我在他妈的注视下扒拉了两口就没吃了,却没想他妈又端来了一碗黑浓的怪汤,那汤黑中带红冒着浓腥,光是闻闻就让我胃里作呕,可他妈却硬说是什么养生中药,包我能一举得男,一定要我喝。


陆思齐更是直接搂着我的肩膀,接过碗强行递到我嘴边,让我避无可避。


浓汤入喉,又滑又腥,那味道闻着有点像血腥味,我一口气灌下去,差点就吐了,忙捂着嘴跑了出去。


当晚陆思齐他妈陪我一块睡,我脑中全是陆思齐吃血鸡和夹生插香饭的样子,心里不安,怎么也睡不着。


可只要我一动,陆思齐他妈就会紧紧拉住我的手,怕我跑了一样,吓得我连动也不敢动,但古怪的是,没过多久,我居然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浓腥味给薰醒的,陆思齐他妈端着一碗怪汤双眼直勾勾的瞪着我,说喝完后才可以吃早饭,我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喝下去。


等我起来时,却发现并没有见陆思齐的身影,而院子里也并没有半点结婚摆酒的喜庆,陆思齐他妈说他们这里结婚都是晚上吃酒的,还让我呆在房间里别乱走。


我掏出手机给陆思齐打电话,他一直没有接,试着在院子里找,却听到电话铃声在一间窗户都拉着厚重窗帘的房间里响起,那房间正门口还摆着香炉和火盆,里面的香还冒着烟。


听着里面的电话铃声,我试着走到门口,想叫陆思齐出来,那怪汤我是真不想喝了。


凑到门边,却见门半开着,昏暗的房间正中似乎放着一个黑漆漆的大木箱子,一股怪味传出来,就算香火味都压不住,而陆思齐的电话铃声却是从那木箱子里传出来的。


我正要细看,一只手却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,吓得我魂都快飞了,一扭头,却见陆思齐他妈站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我,另一只手还拎着一把带血的刀,说是她刚杀了鸡,如果我没事的话,就去厨房帮忙。


她脸色阴沉,语气强硬,我瞄着那带血的刀,忙不迭的点头。


这一瞄,却发现那刀上带着的毛并不是鸟类的扁毛,反倒是猫狗一类的圆毛,心里一凛,但她却已经强硬的将我拉走。


虽然并没有见到被杀的鸡,可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厨房帮忙,并没有见着陆思齐。


从他出差回来,我似乎都只有下班后见过他,白天大家各忙工作,根本没时间见面,但这会我想着那个在大木箱子边上响起的手机铃声,隐隐感觉不对。


到了午饭时,我正想帮着煮饭,陆思齐他妈却让我先回房间休息,我还要说什么,她却拎着刀,一刀将案板上的鱼头给剁了下来,那狠厉劲,我连屁都没敢放一个,灰溜溜的就走了,只想着找到陆思齐跟他说,这酒我不办了,这地我再也不想呆了。


刚走出去没多久,却想起刚才做事时外套脱下来放厨房了,手机还在口袋里,只得硬着头皮去找,走到厨房门口,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害怕,鬼使神差的站住了脚朝里面偷偷的瞄了一眼,想着怎么开口。

>>>本文《阴婚不散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
免责声明:本站 茂鑫网 http://www.tcmaoxin.cc/bencandy-52-152448-1.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相关阅读
精彩图文
热点排行
Copyright 2014-2017 http://www.tcmaoxin.cc 茂鑫网()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-mail:tempoboyi@vip.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