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具play走绳结|扣着她的腰凶猛的撞入

时间:2019-09-11 10:01:46编辑:博弈

一米多宽的黄土包,原先还立个碑,上面写着戴长山之墓。后来城市拓展,那片地被划为政府开发的新项目水上公园,等我知道的时候我爸的坟包已经被夷为平地了。


我爸死后,我们家得了二十万的抚恤金。隔年我妈嫁给了在她伤痛中陪伴她走出阴霾的男人,可惜我妈自来挑男人的眼光不好,我爸是穷鬼,继父又是个赌鬼。


二十万的抚恤金都被他输光了,又欠了五十几万。我妈怀着二胎快临盆的时候,讨债的人找上门,强横的将躲债的继父抓了出去,隔天被扫大街的大爷发现冻死在小胡同里。


继父死的时候满身酒气,大家都说他是喝醉后睡着了冻死的,可我们家都知道,继父脚筋被人挑了,是被害死的。


自那以后,追债的人时不时的上门闹一闹,母亲一边照顾刚出生不久的小君,一边打工赚钱还债。我也边打工边上学,好在年年都能获得奖学金,学业倒是没耽误。


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,生活过成这样已是举步维艰,我大学毕业的第一年,十岁的小君又被查出得了白血病,需要昂贵的治疗费用。


这一噩耗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我妈如遭重创,一病不起。


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的身上,一时间只觉得人生如此绝望,没什么活下去的动力了。


也正是那时候,我认识了林清明。


林清明大我五岁,英俊帅气,事业有成。他的出现仿佛一道光照亮了我晦暗的人生,他是参天大树,替我遮风避雨,给我温暖。


林清明替我家还了所有的债务,又主动担负起小君的治疗费。他温柔,浪漫,有才,帅气,是个难能可贵的如意郎君。我配他,属于飞上枝头做凤凰。


我们在两方亲友的见证下举办了一个温馨的婚礼,婚后我们也很幸福,唯一让我有点不安的就是我们并没有领证。


起初我还时长催促林清明和我一起去民政局登记,可他是干工程的,工作太忙,经常出差在外。一年有大半的时间在外面,偶尔回来一次也是半天待不了就得走。


我最好的朋友姜雅雅对我说:“安妮,男人久不回家,十有八九是在外面养了小的了。”


这句话就在我心底扎了根,抽枝发芽,不断生长。


一旦你开始怀疑一个人,他所作的任何举动都变的可疑起来。

>>>本文《蚀骨柔情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
免责声明:本站 茂鑫网 http://www.tcmaoxin.cc/bencandy-52-152455-1.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相关阅读
精彩图文
热点排行
Copyright 2014-2017 http://www.tcmaoxin.cc 茂鑫网(鲁ICP备05550453号)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-mail:tempoboyi@vip.qq.com